亿万先生娱乐城:由特朗普的一次恶搞说开去……互联网时代你需要

编辑:凯恩/2018-12-30 00:32

  2016年10月1日,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宣传造势大会上,特朗普再度批评希拉里健康问题,他说希拉里想迎接所有的挑战,但是她却连走个15英尺(约5公尺)到汽车旁边都办不到,特朗普一边说“饶了我吧!”,一边模仿起希拉里因肺炎晕倒而步履蹒跚的模样,还说现在希拉里可能为了准备下一次的演讲休息好多天了,极尽恶搞的言论让在台下的听众笑的乐不可支。

  恶搞,原意指恶意的搞笑,现在指在已有资源(如言论、行为)基础上进行再创作,原来的格调和气氛大变,并包含各种幽默元素。

  恶搞是互联网流行文化的一种,这里的“恶”已经不再代表恶意,只是说程度“超出一般”,让人哭笑不得,主要是通过恶搞表达自己的观点,而不是刻意羞辱他人,特朗普的言行有些过分之嫌,但本意上是批评希拉里的健康问题,所以,也属于恶搞的范畴。

  恶搞作为一种幽默文化,本不是近些年才产生的,而是由来已经。1870年,美国著名作家马克·吐温在《镀金时代》这部长篇小说里,深刻地揭露了美国政府的腐败以及政客、资本家的卑鄙无耻。这部作品发表以后,马克·吐温在一次酒会上答复记者的询问时说:“美国国会中的有些议员是狗婊子养的。”记者把这句话在报纸上发表以后,华盛顿的议员们大为愤怒,纷纷要求马克·吐温道歉或予以澄清,否则就将以法律手段对付。没过几天,《纽约时报》上果然刊登了马克·吐温致联邦议员的“道歉启事”:日前鄙人在酒席上发言,说“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是狗婊子养的”,事后有人向我兴师问罪。我考虑再三,觉得此话不恰当,而且也不符事实。亿万先生娱乐城,故特此登报声明,把我的话修改如下:“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不是狗婊子养的。”

  这里马克·吐温的“道歉”与原话的意思完全没有区别,只是巧妙地利用逻辑矛盾换了一个说法而已,读者对此会心大笑,而那些议员们则哭笑不得。

  马克·吐温所处的时代还没有恶搞这个词,但通过恶搞议员这个小故事来看,他堪称是恶搞幽默的始祖。而且,值得指出的是,马克·吐温的恶搞并不是单纯为了逗人发笑,其中还有深刻的寓意,表达了对议员们的讽刺和不满,引起人们对社会现实的思考,他的恶搞幽默就像是一把武器,一把无可抵挡的锋利刀刃。

  恶搞,作为幽默的一种重要方式,用途广泛,遇到交际困境时可以靠它解围,被人攻击时可以靠它反击,还可以借此表达不满。不过,需要指出,运用这种幽默方式,要注意分寸,千万不能让恶搞变成真正恶意的攻击。

  某家出版社里的一位男性新婚不久,大概是心情愉快,生活稳定吧,人渐渐变得胖起来,和婚前差了很多。

  一次,一位女同事的先生来出版社,他和那位日渐发胖的同事是旧识,大家聊了一会儿,女同事的丈夫突然对新婚的同事说:“你这是怎么搞的,胖得这个样子,满脸横肉,像肥猪一样。”

  女同事的丈夫以为自己拿别人的身材如此恶搞,只是一种幽默,并无恶意。可等他走了以后,那人才爆发开来,大骂他说话恶毒。女同事送走她先生回来,立即赔不是,把场面弄得很尴尬。

  好朋友彼此间恶搞一下,过分一点也没什么,无伤大雅就行,但那女同事的先生的用词的确太损了些,已经超出恶搞的范畴,难怪让人受不了。后来呢?这两人之间再也没有来往过。这就是不注意分寸的恶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