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时时彩:甜文 唯你是宠(娱乐圈) 官颖季裴远

编辑:凯恩/2018-12-30 23:15

  官颖兢兢业业打拼多年,终于如愿以偿登上热搜头条:官颖滚出娱乐圈!一夜之间,爱情和事业遭受双重滑铁卢。她滚了,决定和这圈子老死不相往来。奈何……一条金大腿主动送上门来,甩都甩不掉。

  官颖蹬着细跟高跟鞋快步走进化妆间。坐在沙发上刷微博的助理Cindy手忙脚乱地按了锁屏键,抓着手机站起身:“颖姐……今天这么早啊。”

  官颖将挎包往化妆台上一扔,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:“行了,别藏了。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了。”

  官颖走到桌前坐下,对着Cindy伸出手:“给我看看他们是怎么编排我的。”

  Cindy惨白着一张脸:”颖姐,现在这些媒体都喜欢跟风乱写。你又不是不知道……Kevin应该已经去找公关公司处理了……“

  官颖眼睛盯着那条热搜标题,瞳孔不易察觉地微微缩紧。点开热搜,整个版面都是唐昊和她各种出双入对的亲密照,以及……唐昊那个隐婚的老婆自杀的消息。

  官颖快速地扫了一下最火爆的那条微博的内容。嗯,如果真照这篇报道所说,连她都觉得自己是个人渣。破坏人家庭不说,现还将人原配逼死了。

  昨天唐昊老婆找过来的时候,她就已经知道那个女人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。问题是,在昨天之前,她根本不知道那个渣男竟已隐婚八年!一来是唐昊实在是滴水不漏,二来是这位唐太太之前一直住在美国。

  林晓茹是个安静而优雅的女人,递过来那个保存着激情画面的U盘时连手都没有抖一下。官颖甚至可以想象出她在自家床头安装头时淡定的样子。哦不,以唐昊的身家,应该轮不到她亲自动手做这些杂活儿。

  “我来找你,纯属出于好奇,想看下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。”林晓茹小啜了一口咖啡,红唇微启,“我对你没有任何诉求。只是想来知会你一声……”

  官颖尽量压抑着对渣男的滔天怒火,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。毕竟,林晓茹也是受害者。

  “不久后,你们将会身败名裂,生不如死,就像现在的我一样。”不愧是大家闺秀,林晓茹说话的声音着实温柔婉转,然而话里的内容却足以浇人个透心凉。

  官颖皮笑肉不笑地听完,连掐死唐昊的心都有了。若不是因为他,她又怎么会低声下气地坐在这里,被人骂的跟孙子似的。

  官颖强忍住掀桌的冲动,逼着自己做出一个还算和善的表情:“林小姐,请容我先说一句话。在今天之前,我并不知道唐昊有家庭。你不觉得,在这场荒唐的骗局中,唐昊才是症结所在?”

  林晓茹神色恹恹,根本没听进官颖在说什么,她只是摇一摇头:“你根本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。我受够这种死人一般的日子了。

  站在林晓茹受害者的立场上,官颖其实可以理解她的恼羞成怒和不依不饶,但唐昊这人渣才是真正该被拖出去凌迟的那人。

  “我知道唐昊也骗了你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你也算是受害者。不过我太累了,我现在只想让唐昊这个**付出代价。像他这种人,只配孤苦一生。至于你……谁叫你当初跟了唐昊呢?”

  官颖没想到林晓茹的这个‘通知’,竟然真的就只是‘提前一天通知你’。她更没想到林晓茹竟如此决绝,一点后路都不给彼此留。

  官颖昨天见过林晓茹后,就推了后面的通告。打电话唐昊不接,上门去找也没人。跟人间蒸发了似的。她本来想着今天找经纪人Kevin商量一下对策的,结果对方根本不给她这个时间。

  “今天的拍摄暂停。片场被媒体包围了。Cindy你帮官颖收拾一下东西,我们从后面出去。”

  Kevin目光逐渐柔和下来,走到官颖身边:“公关的事,交给我。你先回公司,谢总要见你。”

  官颖倒吸一口气。谢东行要见她实属意料之中,不过她还没想说什么,而谢东行的脾气一向不太好。

  Kevin知道她的顾虑,拍了拍她的肩,轻声在她耳边道:“我知道唐昊这事儿让你很憋屈。不过跟谢总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态度,他说什么你听着就是,别顶嘴。你知道他脾气。”

  官颖点了点头,缓缓吁出一口气。她打开搁在化妆镜前的包,从里面掏出墨镜带上。

  虽然官颖他们是从后门溜出来的,并且早有心理准备,但外面的景象还是让她为之一怔。不知道从哪冒出的一堆人,黑压压地聚集在门口,有点事先埋伏的意思。

  Kevin刚推开门,现场瞬间就劈里啪啦炸开了,热油飞溅的油锅似的。有人为了防止他们躲回去,还特意压住了门。记者们抢着提高嗓门喊话,争先恐后地将话筒递上前来。这对官颖来说简直是种酷刑,一时间耳朵里只剩嗡嗡声响。

  “你最初进入娱乐圈的时候并不被人看好,而之后却迅速崭露头角,请问这和唐先生有关系吗”

  MD,泼脏水也不带这样泼的,现在直接说她潜规则上位了。官颖气得脸色铁青,只想飙脏话。

  官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眼前就亮了好几次闪光灯,这刺眼的强光让她心情更加烦躁。她抬手挡住眼,只想赶紧冲出这包围圈。

  却无奈各大媒体组成的人墙,即使是Kevin和Cindy全力开道,一时间也难以突破。

  而这些记者还争先恐后地把麦克风塞上前来,推搡间甚至戳到了她的下巴和脸颊。

  Kevin伸出胳膊护着官颖往前挤,同时大声回应着那些记者:“对下起,无可奉告。抱歉,请让一让。”

  Kevin趁着所有人愣神的这个空档,挡住了后面的人,将官颖推出了包围圈:“你先走,路口黑色的车。”

  官颖浑浑噩噩地往街口跑去,刚跑出街口就看见了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宾利。官颖愣了一下,心想Kevin今天为了救她出来还真是花了大手笔。

  后面已经有记者追了上来,重庆时时彩官颖来不及细想,拉开车门便坐了进去。官颖紧张得手脚冰凉,在那些记者扑上来的瞬间摸到了车门上的按钮——一键落锁。

  一块质地柔软的上等真丝手绢有力地按在了官颖的额头上,鲜血一下子浸透了洁白的手绢。

  年轻的男人慵懒地斜靠在真皮椅背上,一只手随意地搭在车门的扶手上。他轮廓立体五官精致,虽然脸上挂着微笑,但却有种奇特的邪性。他领口微敞,似乎能感受到他衬衫下匀称的肌肉蕴藏着勃发的力道。那白皙的皮肤、似笑非笑的修长眉眼配上一副银边眼镜,竟有种浑然天成的蛊惑力。与其说是斯文,不如说是斯文败类,一身很非善类的气息。

  “少爷,这……”他的视线在官颖身上停顿片刻,又转向男人,眼神中带着询问。

  “抱歉……我上错车了。”官颖有些郁闷地道了歉,伸手要去拉车门。然而看着依然堵在外面的记者,她犹豫了。

  官颖狼狈地拨了一下糊在前额的血糊糊的头发,决定这种时候还是不要逞强比较好:“谢谢你。”

  官颖愣了一下,而后又自嘲地一笑。也对,经过今天早上的事情,稍微关心点娱乐新闻的人,都应该认识她了。官颖做梦都想出名——只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。

  官颖此时额头一跳一跳地疼,这提醒着她一早上接连不断地发生糟心事。她只觉心累到极点,没心情和人讨论陈年旧片。所以她礼貌地冲男人笑了笑,便不再搭话。

  此时此刻她真的恨死唐昊了。从出事到现在,他连泡都没有冒一个,跟人间蒸发了似的。只有在大难临头的时候,你才能真正看清楚一个人的心。

  官颖愣了一下,而后道:“没事的,你不用跟我上去了。我的经纪人马上就过来了。”说她小心眼也好,多疑也好,她现在是真不想和任何人扯上任何关系。尤其是来路不明的陌生人。

  男人像是看透她的心思,立在车旁,用狭长深邃的眼睛望着她:“你确定自己可以?”

  官颖不太喜欢这个男人的眼神。太犀利。一眼能看透人内心的那种。再配上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,瞬间气场高八尺,无形之间就让对面的人感觉压力山大。

  “Kevin,你不必跟我上去了。我一个人去见谢总就行了。”官颖拦住了还想着她上楼的Kevin。

  官颖走进公司大楼,本来有些嘈杂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一下。官颖能够感受到众人的目光。有鄙夷。有戏谑。有同情。有冷漠。有单纯看笑话的。这些情绪都转瞬即逝,很快被一张张假笑的面具掩盖过去。

  官颖黑着脸,踩着高跟鞋“噔噔”地走到谢东行面前,将手机“啪”地扔到他桌上。

  谢东行不紧不慢地扫了一眼手机屏幕,抬头看着气势逼人的官颖:“这就是你和上级说话的态度?”

  官颖深吸一口气,在心里将Kevin的叮嘱反复默念了五遍,而尽量用不那么生气的语气道:“抱歉谢总,是我态度不好。不过,能不能请您明示,公司这样做是何用意?”

  谢东行食指交叉,撑着下巴:“官颖,你的合约快要到期了。只要你主动出面道歉,公司会与你续约。”

  续约什么的都是狗屁!谢东行这是明摆着要逼她滚出娱乐圈。当众道歉?岂不正好给了谢东行理由雪藏她?而且罪名一坐实,就这负面影响的恶劣程度,谁还敢再用她?!

  官颖盯着谢东行看了一会儿,忽然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:“谢总,我能问一下,让你下决心壮士断臂的原因吗?你既然要我死,总要让我死得明白些吧?”

  谢东行摊了摊手:“让你主动出面道歉,并退出娱乐圈。否则就从我们正在筹拍的这几部戏里撤资。”

  说来也是不凑巧的很,今年公司正在拍摄的几部重磅大戏都有唐家的投资,而且占得比重还不小。如果这个时间撤资,就算他们能再拉到下一个投资人,中途停拍还有演员档期问题都会给公司带来巨大损失。

  官颖知道,谢东行冒不起这个风险。她一个三线小明星和这几部大片相比,孰轻孰重,但凡头脑正常的决策者都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。

  谢东行叹了口气:“官颖,公司的难处,相信你也能理解。除此之外,周南也来找过我。”

  周南是王牌娱乐周刊《风尚标》的主编,媒体界排的上名号的人。但官颖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过他。

  谢东行嘴角抽了抽:“他让你再也别出现在镜头面前,否则他有的是办法让你身败名裂。而且他说,他不介意……寄一份拷贝给你母亲。”

  官颖将那个U盘死死捏在手心,皱了皱眉:“周南跟林晓茹什么关系,林晓茹竟然把U盘交给了他?”

  谢东行摊了摊手:“这是重点吗?周南可是圈里出了名的油盐不进的硬骨头,你磕得下来吗?”

  “我没看。”谢东行知道她想问什么,“不过,原版在周南手上。想拷贝多少份,想寄给谁,都由他。”

  虽然母亲很少接触娱乐圈的事情,但正如谢东行所说,寄一份拷贝到母亲手里,对周南来讲不是一件难事。而且如果周南将这录影公诸于众,一想到那些街坊邻居可能会在母亲背后指指点点,她就觉得难以忍受。

  “抱歉Cindy,让你白跟了我这么久。你是个好员工,我却不是个好老板。你放心,我会让Kevin给你介绍一个靠谱的老板。”

  今天一大早看到那条新闻,期间经历乱七八糟的各种突发事件,还忙前忙后地帮官颖擦屁股,现在又亲耳听到她说要退出……

  Kevin之于官颖,亦师亦友。是他发掘了作为素人的官颖,一手带她出道,帮她拉资源,培养她,一路陪着她走到今日。

  一旁的Cindy已经看懵了,她从来没见过Kevin发这么大的火,更何况是打人……她又悄悄看了官颖一眼,这位也不是好脾气的主,从来没人敢这样对她。Cindy打了个寒战,默默向墙角退了一步,减少存在感。

  Kevin打完人,出了气,语气稍微平静了些:“你和唐昊之间的始末我都清楚。这件事,你觉得受了委屈,想逃避,我可以理解。但在娱乐圈混的人,谁没经历过点儿风浪?你如此意气用事,置我于何地?!”

  官颖摇了摇头:“Kevin,我们认识这么久了,你还不知道我吗?我像是这么**的人?”

  Cindy气得脸都白了:“白眼儿狼,人渣!颖姐,你是怎么对他的,他又是怎么对你的……”

  官颖心中烦躁,不由提高了声音:“谁也别找,就这样吧。唐昊有钱有势的,你能拿他怎样?你又能拿周南怎样?非要闹到他把U盘寄给我妈的地步吗?!”

  Kevin看上去也是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:“你的戏……怎么办?出道了这么久,你好不容易才拿到一个女二号的角色,还是跟着大导演,良心剧组……”

  官颖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Kevin。虽然我也不太欣赏她的人品,但至少她还是有点儿演技而且也算是公司新生代里颇有潜力的。对谢东行来讲至少……肥水不流外人田。”

  过了许久,官颖起身:“Kevin,Cindy,你们帮我拟一个发言稿吧。三天后召开一个记者发布会。我头疼,想回去睡会儿。”

  Kevin跟着官颖起身:“我送你回去。官颖,也许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坏……你就当给自己放个长假,出去散散心,修整修整。等时机成熟,再回来。我会等着你。”

  “我为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深表歉意。没想到我的冲动和不懂事,会造成这么恶劣的后果。作为公众人物,我没有起到一个正面积极的影响,也辜负了我的影迷,和所有支持我、爱我的人。一个人总要为他所做的事付出代价。从今往后,我准备退出影坛,洗心革面。那些一路陪我走来的人,谢谢你们,对不起。”

  官颖说完话后,就起身离开。Kevin和Cindy护送她走入后台。而工作人员拦住了哗然而起的记者们:“对不起,我们不接受任何提问。”

  唐昊叹了口气:“颖颖,你听我跟你解释……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被家里关了几天禁闭,我爸妈气疯了……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  官颖:“唐昊,我真没见过比你还不要脸的人。你好自为之吧。但愿我们再不相见,否则……我不知道我能否忍得住不撕烂你那张虚伪的嘴脸。”

  在机场的候机厅,官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自己打拼多久的城市。这个城市确实有它独特的魅力,所有来过的人都想留下来。她曾经也拼了命地想要在这里站稳脚跟。可惜天弄人意。

  虽然她只是个上了街也不见得有多少人认识三线小明星,但那条新闻毕竟惹眼,恐怕因为那件事认识她的人比因为她的戏知道她的人多了好几倍。为避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,官颖订了头等舱角落里的位置。

  落座后,官颖紧绷的神经陡然一松,无边的疲惫迅速蔓延开来。她从包里拿出一本书来。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样安静地看一本书了。从现在开始,她的生活将会变得很不一样,她必须习惯这样的安静……与平凡。而她将要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,一个在那里她谁也不认识的城市,从头开始。

  “‘一个渴望离开热土故地的人,是一个不幸的人。’”一个清冽低沉的男性磁性声音在官颖耳边响起,“你喜欢米兰·昆德拉?”

  官颖闻言转头,就见身边不知何时已经坐着一个年轻男人,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男人那熟悉出挑的眉眼,见过一次的人都不可能忘。

  “是你!” 官颖心中有些微的惊讶。这人正是那日她被记者围追堵截狼狈逃窜时,机缘巧合下救了她的那个男人。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,以这样的方式再遇见他。

  官颖意识到自己盯着对方看得时间太久了,有些不好意思地收回视线。这才想到男人刚才问她的问题。

  他说的那句话正出自她手中这本米兰·昆德拉的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》。读到这句话的时候,官颖的心情是复杂的,因为共鸣。那种被迫离开故土的不幸,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。有的人终其一生的行走,仍然是大地上的异乡人。他精神上的故乡无法落地,因此注定漂泊无依。

  “嗯,我很喜欢他在这本书里对人生哲学性的思考。”说这话时,官颖的心情是复杂的。

  男人点头,微微一笑:“生命中有太多事,看似轻如鸿毛,却让人难以承受。正如你目前所经历的,对吧?”